联合利华首席执行官波尔曼做客中欧商学院谈商业价值与公司使命

作者:admin 点击数: 0 收藏到会员中心
最后编辑时间:2018-09-12 09:45:50

来上海前,我在机场候机时,看到三个人在交流,分别是医生、工程师和经济学家。医生说,我有着世界上最古老的职业,我的职业历史是最悠久的。另外两位说,为什么是这样?医生说,你看从创世之初,亚当偷吃禁果之后,在我们的帮助之下存活下来,所以我的职业最古老。工程师说,我不这么认为,我的职业是最古老的。另外两个人问,为什么你的职业这么古老?工程师说,大爆炸创造了宇宙,而我们创建了秩序,让宇宙能够运转正常,所以我们有着最古老的职业。经济学家说,我的职业是最古老的,想想是谁开始搞得这个世界一团糟。这就是我的演讲主题,如何能够管理混乱。

联合利华 blueair,联合利华 布鲁雅尔,blueair未来发展,联合利华收购BLUEAIR

联合利华由利华先生创建于19世纪,当时距离利物浦非常近。起初他开了一家杂货店,帮助父亲打理生意,并照顾兄弟姐妹。在维多利亚时代的英国,卫生是很大的问题,两个婴儿之中可能就有一个死于疟疾等传染病。后来他开发了一款非常简单的产品,叫做卫宝香皂。

出于“希望让世界变得更加干净”这一简单的使命,创始人利华先生开发了日光肥皂,并在20世纪初期,首次引入中国市场。现在,我们的市值达到1500亿欧元,销售额达到527亿欧元,每天全世界有25亿消费者使用联合利华的产品,覆盖到了70%的家庭。因此,我们一直在思考如何利用公司的规模优势创造更多价值。在中国,奥妙、力士、清扬、舒耐等知名品牌惠及大众,我们是中国最大的消费品公司之一。最为重要的是,我们自19 世纪 90 年代创立至今,一直非常的成功,并不断成长。百年之后,我们是否能依然出色,可以拭目以待。有趣的是,在我出生的时代,大约60年前,上市公司平均寿命是67年,当然这是西方的数字,但是今天这个数字只有17年。一些人会说技术革新发展迅猛,带来很多颠覆。但回顾历史,我们发现,太多的公司只考虑股东的利益。现在很多CEO或者董事会越来越短视。那么,我们究竟是追求人类共同的价值,还是只看股票的价值。这两个价值”有着天壤之别。更长久的成功,需要考虑惠及社会共同利益,而不仅仅考虑股东的利益。我们应该从消费者的角度出发,建立一个负责任的可持续发展的业务模式,同时也是从更长远的角度实现股东利益。

联合利华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如果在1986年投入了一英镑,今天可以收获68英镑。如果对比富时指数,同期的回报率只有一英镑兑17英镑。我们所做的正是关注了人类共同价值,而不仅仅是孤立地追求股票价值。《双城记》一书开篇,狄更斯写道,“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 他笔下写的是1859年的欧洲两个城市,巴黎和伦敦。今天我想把这句话也用于我的演讲,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在过去几十年之中,经济的发展让越来越多的人脱离了贫困,中国就是很好的例子。与世界上很多其他地方类似,在中国大约已有七千万人脱贫。当今社会,这么多人得以接受教育、享受医疗保健、获得清洁水资源,这在以前是很难想象的。女性分娩死亡率大幅下降,母亲的健康水平在不断提升。今天的人们将会更长寿,更健康,比祖先们拥有更多的发展机会,所以这是最好的时代。

与此同时,很多严峻的挑战依然存在。如果我们不解决这些挑战,创造价值,帮助人们摆脱贫困,危机就会爆发。就像2006、2007年所发生的金融危机,那是值得反思的。当然很多人一直在指责金融市场,我也相信一些旧有的习惯还没改变。非常幸运的是,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反思,到底发生了什么。很多国家爆发了金融危机、经济危机、甚至政治危机,这些都是有待解决的深层次问题。人们开始意识到,虽然越来越多的人摆脱了贫困,但是太多人在此过程中采用了不可持续的线性消费模式。线性消费就像是拿一把铲子不断向土地攫取,直至资源消耗殆尽,包括通过不断购买产品以满足人们的需求。确实,它让人们从中受益。但是在过去的几十年中,全球人口总数增长了三倍却也付出了相应代价,因为我们没有好的发展模式,地球生态边界被不断破坏。我们确实需要在全球采取重大举措,包括在巴黎签订的《巴黎气候变化协定》等等,经济增长不应该以破坏环境为代价。

在斯德哥尔摩大学,科学家们提出了九个地球生态边界,其中有四个已经达到不可再被开发的情况。50%的物种将会消亡,氮气会越来越多,生物多样性即将受到破坏。一位加拿大学者曾告诉我,其实人是最不理性的物种 -- 一方面信仰着虚幻缥缈的神明,另一方面又实实在在破坏着自己赖以生存的自然。值得庆幸的是,当我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有一些人会认为当自然和人类出现冲突,最终胜出的一定是自然。如果继续通过破坏式的扩张不断突破地球生态边界的警戒线,最终50%的物种将会永远消失。现在世界各地地球生态边界在不断遭到破坏。最近在斯里兰卡由暴雨引发的洪水和山体滑坡,造成几百人伤亡,数十万家庭流离失所。现在,世界各地都有很多这样的状况,自然没有足够的生态条件。

就中国而言,相信不需要数字,大家都知道,有很多的地表水受到破坏,土壤受到污染。如果想要继续为大多数人民创造财富,这些问题都需要解决。在风能等绿色能源的投资方面,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令人欣慰的是,中国不仅在这方面扮演着领导角色,而且在全球范围内也起到领导的作用。

第二点,自从金融危机以来,大多数人觉得自己的参与度不够,或者没有享受到经济发展的成果,最终被社会排斥了。历史上有很多这样的例子,我们建立了一套经济制度,少数人做得非常出色,但是所创造的财富没有得到公平的分配。时下热议的全球化,很多人就认为没能实现财富的公平分配。世界上最有钱的八个人与社会底层大量人口拥有的财富一样多。现有的金融体系需要被反思,非常遗憾的是,在世界上的很多地方,金融体系实际上都是在奖励资本,却又惩罚劳动,同时,人们又在呼吁创造就业。现在世界上有4亿失业人口,每一年需要创造四千万的就业岗位,但实际上连一半都做不到。现在以人工智能、互联网、机器人等为主导的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兴起,尽管对人类有利,或许能创造很多新的可能性,但有人估计,这些技术的兴起将会使全球范围内丧失多达19亿的就业岗位。

人类需要共同找到一个解决方案,商业社会不应该将自己置于边缘地位,而应积极思考,主动地参与进来。国际金融危机并非经济全球化所产生的结果,而是由于金融资本过度以及金融监管失当造成的。仅以美国为例,金融市场只有15%的钱是借贷给实体经济,剩下的钱都去哪里了呢?都是用于投机的钱,投资到金融工具及其衍生品等。这些东西像飓风一样在世界范围内转来转去,而这些钱是要追逐回报的,这一点都不奇怪。现在美国利息非常低,这些钱就会到处跑,做一些短期活动追求回报。由于关注短期回报,在资本市场当中玩的人获得非常大的回报,剩下那些参与实体经济的人却被排斥在外。当我们建立全球治理机制的时候,最近一次做的还不错的是布雷顿森林货币体系。那是1944年,44个国家坐在一起建立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贸易组织。其中主要是欧美国家,这也不奇怪,因为当时他们是占世界经济规模的85%。但众所周知,现在财富在发生从北向南、从西向东的转移。如今的经济体制间更有相互依赖性,像金融体系、技术变革、气候变化等都越来越相互依赖。西方七国首脑会议在很简单的问题上都不能达成一致,如移民、气候变化等。如果我们投票选出的这些人,他们所关心的只有三个月甚至更短期,而不关注对于所有人都有长期意义的事,那么大多数人都会感到不满意。政治选举诞生的结果,如美国大选、英国大选以及英国脱欧等,实际上都表明了人们对于现在经济地缘状况的不满,以及民族主义和孤立主义的抬头。

这些肯定不代表正确的方向,我们的确需要做点什么。一方面,我们要增长经济和创造就业,另一方面,我们要为这些问题找出解决方案。

2015年9月,93个国家在位于纽约的联合国总部,一起签署了《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制定了17个可持续发展目标。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目标,就是要不可逆转地,以一种公平的方式消除贫困。2000年的《千年发展目标》,旨在将极端贫困人口比例减半,当时关注的是发展中国家。在2000年-2015年这段时间,我们的确把极端贫困人口数量减少了一半。而现在,我们需要把消除贫困这个目标彻底完成,面临的挑战不一样了。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一共17个,都把人放在最核心的位置,旨在为所有人创造繁荣、建立合作、实现和平,当然和平和发展是相互依赖的。17个目标大家不一定都熟悉,但是它像一个计分卡,反映了世界的做法。第一个是消除贫困,第二个是消除饥饿、实现粮食安全,第13个是应对气候变化及其影响,第16个是创建和平、包容的社会,第17个是可持续发展全球伙伴关系等。同年12月的巴黎,各个国家的政府首脑坐在一起,签订了《巴黎气候变化协定》,以实现世界经济的低碳化和可持续发展目标。换句话说,如果不解决气候变化问题,就无法消除贫困。

在巴黎签订的气候变化协定中,可持续发展目标是我们为解决这些世界问题建立的最全面的计划。原计划每年投入3-4万亿,现在我们的投资还远远低于这些。当然,有人认为这里有一个巨大的资金缺口,差不多每年缺2.5-3万亿。现在来自企业的投资只有1600亿美元,这与巨大的资金缺口相比杯水车薪。这些计划需要整合在一起,商业机构也应该发挥自己的作用、积极参与,只有这样才能实现这些目标。实际上,世界上80%的国家现在都没有能够在正确的轨道上。我们要施行这些计划,要给大家洁净的水、清洁能源,降低婴儿死亡率,提高卫生水平,给人们提供体面的工作,保护海洋、土地和森林,所有的这些目标都包含在可持续发展目标之中。只有决定去做这些事情,才能找到解决方案。

我们说需要投资3-4万亿,有意思的是,今天我们却把更多精力放在解决成本问题上,而没有解决问题本身。今天气候变化的成本占全球GDP的5%,每年有八百万人死于空气污染。世界不同地方发生的冲突和战争的成本,则占到了全球GDP的9%,这些还都只是冰山一角。

如今,不作为的成本高于采取积极行动的成本。中国环境学家漆新华说过,中国能够在解决全球气候变化的努力中发挥领导的作用。的确,中国已经这么做了。我觉得,中国有着得天独厚的机会。美国现在采取危险而不负责任的立场,中国现在可以填补真空,在一些非常重要的领域发挥世界领导作用,同时也将因此获得世界更多的尊重,这对中国是有长期好处的。商业企业应该参与到进程中来,而不是冷眼旁观。但是很遗憾的,很多公司都采取了旁观的态度,他们觉得只要自己遵纪守法、能够实现股东利益最大化就行了,而将环境保护等责任寄希望于政府。商业社会也应该协助政府推动环境保护,公司应着眼长远发展,为全球和谐作出贡献。在这方面,很多人都在为之努力。

墨西哥前总统建立了新绿色经济委员会。考虑到经济发展和绿色经济之间的关系,该委员会得出的结论是,绿色经济对持续实现经济增长至关重要。可持续发展目标共有17个目标、100多个具体目标,如何开始行动?该委员会做的就是如何能够让世界上最大的一千家公司了解可持续发展目标是什么。

我们要确保经营这些公司的一千个CEO能为社会做积极贡献,帮助实现这些目标,或者缩短实现这个目标所存在的差距,尽可能作出改变。如果没有清晰的宗旨,公司也没有生存的理由,所以公司必须把这些目标进行内化。有些公司已经开始报告这些目标的实现情况。在未来的15年中,健康、能源、交通、土地使用,是新绿色经济委员会确立的四个重要领域,能够实现12万亿的经济增长,能够创造海量的就业。可持续发展目标可以帮助我们,在有限的投资之下,解决现在面对的问题,并且实现经济的增长和就业机会的创造。

公司需要做哪些事情?第一就是要有一个长期的发展目标。如果一个CEO任期只有四到五年,他只会关心季度业绩、每股收益这些东西。九年前,我成为联合利华CEO的时候,就开始关注长期目标。你必须改变现状,创造一些非同寻常的商业模式,这样可以带来大量机遇。当世界面临地球生态边界不断被突破的问题时,消费者唯一长期接受的商业模式,应该是希望不破坏环境的经济发展模式。

这是联合利华思考自身商业模式的基础。如何保证公司的商业模式能够提升积极的社会影响,不仅要看金融资本,还要看环境和社会资本。

我们有三个目标,第一,帮助超过十亿人改善健康与福祉。跟任何一家公司或者甚至一个国家相比,联合利华都是一家非常大的公司,尽管如此,我们这个目标都显得非常的宏远。第二,将对环境的不利影响减半,避免将环境变化与我们的发展脱钩。第三,帮助数百万人提高生活水平,尤其是女性群体。麦肯锡曾经说过,如果可以让女性能够获得更多的教育机会,并对她们进行融资帮助,可以创造24万亿的价值。所以联合利华希望创造五百万个工作岗位,并更好地帮助女性。

我们着眼于整个价值链,并不局限于“企业社会责任”。我们关注所有自身能够控制的业务 -- 包括工厂、办公室及车辆等。供应链的某些环节也许可以外包,但责任不能外包。我们的责任贯穿整个价值链始终。要做的第一步就是要诚实,能说到做到。联合利华所有的工厂都使用绿色能源,如生物质等可再生能源,联合利华天津工业园采用太阳能发电。如果碳排放过多,未来工厂可能面临被关闭的风险。同时,我们在中国的工厂已经实现非危险废弃物零填埋的目标。如果自然界从不浪费,我们为什么要浪费?我们的农产品采购也实现了大部分的可持续采购。其次,保证供应商遵循同样的标准,践行可持续发展,对于联合利华这么大规模的企业来说,同样会带来影响。

我认为最有意思的还有一点,通过自身业务和品牌推动善行。我们希望通过品牌创造长期的价值,并实现社会使命。联合利华最初创建的卫宝品牌,希望通过帮助儿童养成良好的洗手习惯来跨过五岁的门槛。每年有超过200万的儿童不到五岁就过早夭折,而有效的洗手就能预防孩子们死于疟疾等疾病。

多芬品牌致力于帮助女性提升自尊与自信;家乐品牌致力于可持续种植;立顿品牌专注于可持续茶叶采购,保证在茶叶的种植过程中实现可持续发展,我们的可持续生活品牌目录还在不断增多,消费者也需要这样的产品。不仅是节省成本、提高质量,同时消费者也认同可持续发展的理念。在美国等地,消费者也更青睐绿色、有机、可持续的商品。如今,可持续商品的市场规模已达2.5万亿。我们也推出各种自然、有机的产品,满足消费者的需求。在联合利华,我们的可持续生活品牌的增长速度比其他品牌增长快50%。

去年,联合利华收购了空气净化品牌Blueair。根据世卫组织的报告,如果某个城市的空气污染程度过高,致病率和死亡率也会增加。我们非常喜欢Blueair这个品牌,因为它将造福于后代。无论采取什么样的商业战略和举措,都必须考虑长期影响。任何一家企业,即使像联合利华这样的大型企业,也不能以一己之力实现17个可持续发展目标中的任何一个。我们希望每一个人都能打破边界,实现合作共赢。

人类共同的利益高于企业自身利益。可持续发展对我而言,就是把自己的孩子和子孙后代的未来放在更高的位置。为了解决人类共同面临的挑战,我们需要建立合作关系。比如,我们建立了消费品公司联盟,包括一些大型工厂和零售公司。我们希望该联盟采取行动,到2020年减少甚至消除非法砍伐森林的行为。另外,我们重点解决包装的问题。对于消费品来说,只有进行包装之后才能送到消费者的手中。昨天《经济学人》的一篇文章讨论了海洋生态遭到的破坏。以现在的速度,40年之后,海洋中塑料的数量将大于鱼的数量。现在,海洋中有五万亿吨塑料废弃物,我们每一个人都将会间接受到海洋生态破坏的影响。世界上80%的面积都是海洋,如果海洋遭到破坏的话,我们将面临更大的挑战。

全球仅有14%的塑料产品得到循环利用,其余都被浪费了。如果我们能够建立一个塑料回收再利用的产业,就可以解决塑料的污染问题,这就是一种循环经济思维的理念。世界会变得更好,企业也将发展得更好,我们可以把钱节省下来用于更有意义的事情。塑料污染会造成海洋生态的极大破坏。我们因此还建立了新塑料经济委员会,希望更好地推动包装行业中的循环经济。中国政府也可以发挥重要的作用。如果一个国家不再砍伐森林,但是在其他国家中存在双重标准,人们仍然可以进口一些砍伐森林而制成的产品,世界将不会变好。因此,我们必须携手来应对这些挑战。

对于这些挑战,我还是非常乐观的,主要基于以下几个原因。首先,人们越来越意识到必须采取切实的环保行动。除了道德方面的约束以外,互联网将会实现信息透明,每天都有一些公司因为在自身价值链中的不当行为受到曝光。缺乏信任,是因为缺乏透明度,而信任是实现繁荣的基础。此外,千禧一代已经成长起来。在美国大选中,千禧一代有了更多的发言权;而在英国,战后出生的这一代人中有75%的人希望留在欧盟。如果千禧一代们拥有更多的社会责任感,掌握更多的选票,他们将会改变世界。同时,新技术正取得不断进步。中国在可持续能源方面处于领先地位。到2020年,像风能、太阳能发电等可持续能源的快速发展,会让中国具有更多的竞争能力。

不需要把更多的人送到火星、木星或者别的星球寻找答案,我们需要的是人类的坚定意志和领袖精神来应对挑战。更多关注于人类共同的利益,将其置于个人利益之上,离开自身舒适区,建立合作关系,共同面对挑战、解决问题。我们总会遇到批评者,更多领导者需要更长远的眼光、更坚定的意志,更关注于人类的整体发展,同时也愿意积极采取行动做出切实改变。最终,人类将做出改变、创造价值。最后,我想引用本杰明·富兰克林的话来总结:时不我待,光阴一去不复返。从2015年开始的可持续发展15年计划,已经实现了15%的目标。引擎还未正式启动,飞机尚在停机坪上。但未来的方向已经明晰,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开始行动,启动引擎,让飞机起飞。


上一篇:关于blueair滤网您所关心的问题,专业回答,了解一下
下一篇:Blueair空气净化器,身在都市也能感受自然洁净空气
相关内容
产品推荐